窦文涛:泛娱乐化是否会使人笨下去

编辑:凯恩/2018-10-02 22:41

  窦文涛:我这样的都觉得有点问题了呢?因为一个健康的社会,你要看这些甚至是黄色画报都可以,但是它有《纽约时报》啊,它有这些《南方周末》啊,它有各种各样的,它是一个健康的机体,就像许老师说的灵和肉。但是我这些年来我怎么觉得全是肉呢?

  许子东:网络给中国带来的最大的挑战在哪呢?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报纸、电台、电视,所有的这些传媒其实理论上都是属于政府的。

  所以为什么我这个体现的精神最好?就是前阵子不是说美剧,美国电影都不能下载嘛,但现在好像又恢复了。就是这种美剧的剧幕组在翻译。

  凤凰卫视1月13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但是常常在伊朗活跃,起码这个组织。

  梁文道:没错,去介入现实。

  梁文道:这从我们不用杯盖开始。

  梁文道:这种事最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就是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的地方,这两个国家伊朗跟中国,在国际上有一样东西是共同有名的,就是网络的管制。伊朗管制的,当然,伊朗管制很严,伊朗的管制跟我们有点不一样,伊朗过去传统上是管制社情比我们厉害,我们是管政治比较多。

  窦文涛:它远离现实的,比如说弱势群体,比如是国家的命运和未来,社会上的这些热点、热门问题没有关系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许子东:伊朗跟美国打仗,牵涉到百度来了。

  梁文道:这种信老板怎么都看,我们观众来信。

  梁文道:对。

  梁文道:它觉得全世界应该是大同的,自由的,来去没有限制的,要打破国界的。人类应该世界大同是这样的。第二呢,就是网民天然有一种愿意跟人免费共享的精神,就有点回到资本主义礼物经济学,我送礼给你,你送礼给我。那你说我们得了什么实际好处,可能没得,但不重要,交换最重要。

  窦文涛:而且我觉得他说这个,那天咱们讲扫黄,就讲到网络管制,我觉得我们的网络管制,有一点逻辑上的问题,为什么?我举个例子来说,好比说很多娱乐八卦,狗仔队这些被称为黄色新闻。你发现没有?我们这些东西大行其道,跟香港、台湾这学的。

  梁文道:而且你看其他国家,包括欧美的发达国家,他们的谈话节目杯子也是没杯盖的。

  特别在当前流感猖獗的今天,所以他说给我们反应过这个问题,而且从最近该节目开播时,窦曾先后两次提到有观众和医生对大家用的茶杯不加盖提出意见,但他都是一笑置之,坚决不改。他如此蔑视观众的忠告,不仅损害他本人形象,也影响观众对凤凰台的好感,这除了暴露他个人的傲慢,也折射出贵台的管治能力。

  窦文涛:还很洋派,可是为什么我说它有一个逻辑上的问题呢?这些黄色新闻,最近台湾,台北市长郝龙斌,严打的动新闻,《苹果日报》的,动新闻,这是为什么呢?包括台湾原来为什么上街游行呢?包括香港为什么也为了这些事上街游行呢?就是说,即便在资本主义社会,也不认为这是好的,可是它投鼠忌器,它为什么不得不容忍这些存在?是因为它有一个更重要的,它怕影响了言论自由,公众可以有知情权,包括在美国立法的时候,都是担心这个问题。

  窦文涛:现在听说还能下载那种蓝光。

  许子东:都是些自愿者。

  梁文道:很洋派。

  媒体也可以行使愚民政策

  但是呢,当我们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开始觉得很过分,但是想想也就算了,为什么呢?是觉得西方不也是有这些吗?我们接受这些,感觉我们还跟国际接轨。

  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网络,这个网络在某种程度上很难完全属于政府。它在形态上,你可以管几个主要的大网站,但是网络的东西很复杂、很乱,你很多,就算在法理上,你在经济上,你在逻辑上,你都不能完全被这个政府控制,所以这个问题带来的非常大。

  窦文涛:德国,这样的传媒是把启蒙的可能变成了野蛮化的可能,使大众变成一堆愚民。他就批评香港,他说香港今天的文化和人文危机,任何跟文化沾边的东西,不管你是电影、电视、流行音乐,还是传媒教育、写作、出版,都在急速地义无反顾地、而又理直气壮地笨下去。

  梁文道:但是问题是这个东西,其实跟伊朗政府是没关系的,因为伊朗军团,过去也常常黑他们自己的政府或官方的网站,这个不在他们政府控制范围,而且你要知道,这很可能是希望假造的,谁晓得呢?对不对?因为网络世界把你说我们是个什么军团,就算你说是中国红军,他其实真正搞的也不一定是中国红军。

  窦文涛:谁知道呢,谁知道呢。

  梁文道:我们都看过吧。

  许子东:就是脑子呢,也关在马列理论里,身体泡在三温暖浴缸里。

  窦文涛:我为什么觉得有点别扭?你像我已经是最俗气的人了,我到香港,我最爱看的就是这些。我平常看的报纸跟你们看的都不一样,我最爱看这些东西,但为什么我都觉得。

  梁文道:所以今天中国综合起刚才我们两节讲的,第一我们中国是个很快乐的,关起门来自己乐的局域网;第二这个乐还是肉体之乐,我们是全世界非常独特的一块纯肉体。

  梁文道:对啊。

  梁文道: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窦文涛:文道刚才说了一个,现在媒体的很多内容,让人看了笨下去。这个引起我想起最近在《亚洲周刊》上看的一篇文章,我过去还真没从这个地方想过。过去我们说愚民政策,往往指的是当政者是政府。其实不见得,媒体也可以行使愚民政策。

  窦文涛:现在有些蓝光的那个,那个字幕非常好。

  窦文涛:警告你们一下,但是这一下子,你知道吗?中国也有军团,叫中国红军。

  梁文道:杯具,没错,你刚刚说跟老板有关系,我还以为老板给我们玉赐杯。

  窦文涛:老板是凤凰卫视看得时间最长的观众,你知道吗?他好像不睡觉的人,怪不得最近瘦那么多。你看,说窦文涛主持的《锵锵三人行》节目是我爱看的节目之一,每场必看,在长期享受的同时,深感他们三个人距离那么近,讲话的时候口水喷出,而他们用的茶杯不加盖,很不卫生。

  梁文道:对,要变服装品牌。

  梁文道:现在的观众太能联想了。

  窦文涛:我们要研究一下,还是要向这位观众解释一下,感谢他的关心。但是这个杯子,影响录音的问题,确实我们在研究吧。当然最近的媒体也是很神秘,有人说是揭黑幕,你知道这两天最大的事,文道肯定知道了,百度,百度被黑,多少人,长达五、六个小时吧,多少人一上百度,去了伊朗。然后我看目前猜测性的报道讲,有个伊朗军团,伊朗军团不知道。

  许子东:但是是不是就像有些电影拍出来的,可能就是个把人呢?

  窦文涛:这个就是商纣王那个食肉灵。

  窦文涛:对,中南海过来的信,这是一个广州天河姓武的观众朋友,我要对他表示歉意。

  现在我们有点相反了,中国最近开始管黄的东西,也开始管严了,伊朗现在是,不是伊朗这一两年一直老闹事吗?

  梁文道:不过我们中国的疫苗呢?

  梁文道:本来就有个想法,中国的互联网将来可能会往一个非常超级大型的区域网的方向发展,什么区域网呢?因为现在你知道有很多国际通行的很大的网站,我们知道是打不开的。比如说U2、Facebook,很多人都在玩。

  梁文道:是伊朗人。

  窦文涛:但是这离不开老板的支持。

  在中国政府是管所有这些主要的力量,可以管到传媒,我现在发现他们的传统管理方法,比如发一个通知之类的,调动人,甚至于开天窗等等这类的方法,一直都用。但是到了网络,要与时俱进,要有新方法了。我就是觉得对这个宣传部门、管理部门来说,网络的管理因为它实在不是一个从法理上从属于政府的一个。

  许子东:灵、肉分离。所谓灵呢是被意识形态管理部门管着的,但是的肉呢,是在市场上自己存活。

  梁文道:对。

  窦文涛:对。

  窦文涛:用娱乐精神去关注现实。

  许子东:它那个灵不给您提供食物的,所以你怎么存活呢,你就靠娱乐。所以我不大赞成它那个纯粹精英的立场的。一股脑袋地讲精英,讲娱乐。其实娱乐它讲的一方面如果在香港来看,那是后现代全世界的问题,资本主义的文化危机的一部分。但是在中国的情况下,这个娱乐情况很复杂,就好像刚才他说了,它有时候存在的反专制的可能性。

  窦文涛:前一阵不是听说Twitter也被黑了。

  许子东:达柳斯后代,波斯军团。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一向都是这样,那几年都是,这叫做娱乐大家爱怎么娱乐都行,脑子就不要动太多。

  梁文道:就是乐土。

  窦文涛:是。

  梁文道:不过他讲的,林沛理,一直都是用一个倾向法兰克福学派的模式来批评这件事,但是这里面我觉得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娱乐不一定是坏事。

  他说你这样笨下去笨下去笨下去,然后他说西方学术界,对于文化的这种笨下去,一直很警觉。他说但是,比如他就提到,他说这个角度,就说《苹果日报》在政治立场上旗帜鲜明地支持民主,但是这个民主是需要独立判断能力和民主参与的先决条件。也就是说,你每个媒体使得看的这个人整天就这种娱乐八卦,你知道吗?他这个脑子这样的国民,怎么样能参加民主?

  窦文涛:乐土

  窦文涛:而且你知道吗?它太快。

  窦文涛:你一点这个百度,咵一下你就上了伊朗军团的页面,甚至上面有警告的词语,英文的警告词语说的是,好像那意思,百度背后有美资,就是说我们要让美国。

  梁文道:有批示。

  窦文涛: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什么什么的。

  许子东:它身居斗室,胸怀天下。

  许子东:不能笨下去。

  窦文涛:所以我们老板很重视,在这我觉得也得跟武先生和很多关心我们卫生的朋友说一下,我不是不考虑,但是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拿来在节目上讲的。比如说这个杯盖,大家看看一个小节目改点事情不是那么容易。我们曾经想过加个盖,但加盖的问题,大家看到没有?他喝东西的时候,明白吗?会影响我们的录音,所以我们才,而且后来我们也想到,这个入乡随俗的问题,每一个饭桌上,每个人喝饮料的杯子,恐怕坐的比我们还近,全国人民不也就是喷喷喷。

  窦文涛:但是有些报道你会发现,它实际上在另一个世界。

  梁文道:娱乐有时候会产生很积极的意义,为什么呢?比如说我们看去年,中国网民,把很多事都弄得娱乐化。你记不记得绿坝事件,他们不是出了一个绿坝娘吗?网民,那也是很娱乐的事,像草泥马,这种娱乐精神,其实可以很有。

  许子东:有时候恰恰是专制允许它来转移大众视线的一种功能。有时候造成了传媒的,就是我讲的灵肉分离。就是报纸啊,他们管思想是有人管,可是他们报纸的主编就说,他们只管思想,只管条条框框,不管我们怎么生活。就是广告我们还得自己去谋生,身体放到了社会,脑子还要由领导管。

  梁文道:不会的,就是好得不得了。

  窦文涛:而且最近不是有人说了嘛,我觉得这个事,我们全世界是不是个大骗局?

  梁文道:很有可能。

  许子东:什么叫伊朗军团?

  窦文涛:但是专家也提醒,不要轻易怨人家伊朗。

  窦文涛:现在又退,退1000多万。是不是真的像那么严重?我发现英国官员赶快就出来说了,我发现资本主义他们也有内部矛盾,英国的官员说别听他们胡说,我们在作出决策的时候,绝没有利益相关人。但是现在都怀疑,这个疫苗跟这个大药厂,大的制药集团,为了谋取暴利,故意把这个事情夸大,有没有关系?至少这几天很多权威媒体都在报这个新闻。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因为欧盟有官员出来讲,这几天大新闻,说甲流的危害是不是被夸大了?甚至说世界卫生组织里边有这个大药厂的人,弄甲流疫苗,说付出这么大的成本,这几天香港和很多国家政府都开始退订。比如说美国给澳洲的一个大药厂,原来订2000多万吨甲流疫苗。

  梁文道:疫苗。

  窦文涛:要说咱们老板对于《锵锵三人行》节目那个关心,是到了无微不至的程度。

  梁文道:德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凤凰娱乐(fh643.com),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许子东:虽然有民间办,但是也都基本上属于政府,比如说政府可以出一个通知让你们在某一个新闻大家都不要报,或者是大家都要报,有一篇文章大家都要报。

  窦文涛:这个《亚洲周刊》上有个叫林沛理的人写了一篇文章叫《文化民粹主义的悲哀》,他是指的台湾最近严打动新闻,搞的那种为了点击率很庸俗的那些。

  梁文道:被封掉,在中国是上不到的,用手机才能上,特别的方法。但我觉得好玩在哪,就是互联网出现了,促使了某种的传统左翼精神的出现。就是真正的国际主义,这个伊朗军团为什么要黑百度,它可能是真的是伊朗军团,可能不是,但你要知道全世界有这么一群网民,就像你刚才说美国电影里面的那种人,它有一个倾向的原则,就是它看任何网络管制不顺眼,什么地方在管,我就来弄一弄。

  梁文道:可以。

  所以为什么我现在老有点赞同全盘西化呢?因为我们过去,当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全盘西化,我只知道当然谁都知道,最理想的是把外面的糟粕挡出去,把外面的精华拿进来。可是我觉得你往往要这么理解的话,事实上变成我们目前社会里,真正事关公众利益的很多议题,我们也了解,它的报道是受一定限制,规管的。就是这个我们倒管得严,可是呢那些个资本主义也认为是好的东西,是人家不得不容忍的东西,我们却可以以国际化的名义,说好好好,我们这些可以。那么我就觉得,你是不是逻辑上有点说不通呢。

  许子东:但是中国共产党就变成敏感词,所以他们打上去,伟大光荣正确的敏感词。

  梁文道:没错

  梁文道:太好了。

  窦文涛:关起门来乐得很,《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笨下去有个英文,DUNPBING,就是说英文叫做笨下去,指的就是现代社会的文化产品,为了迁就没有素质又缺乏耐性的消费者,永无休止地往白痴化、弱智化的低端发展。

凤凰彩票(fh643.com)  许子东:它觉得这怎么办,好像这个很搞笑。

  许子东:我试过,在内地可以上到Playboy这样的网站。

  窦文涛:对,但是就说,因为你。

  梁文道:对。

  许子东:是伊朗人?

  许子东:你看美国电影现在常常塑造一个画面,就是一个书呆子一样的,行动都不太方便的,但是周围搞了很多乱七八糟店,好像他一个人就能操纵很大的事情,是有这种可能。

  窦文涛:恰恰是关注了现实。

  窦文涛:我跟你讲,今天我要回应一份观众来信,因为专门我们老板转文涛阅。

  百度被黑 中外黑客混战一团

  梁文道:我懂你的意思。

  梁文道:对,你看就知道,你们买的那个翻版盗版碟。

  梁文道:把新闻漫画化。

  梁文道:当然。

  窦文涛:“中国红军”已然宣布近日伊朗多个政府部门的网站遭到他们的攻击,这下一点伊朗政府网站,全是中国红军,网络大家庭。

  窦文涛:网络组织。

  梁文道:全世界应该是大同的、自由的

  观众来信称水杯没盖不卫生 窦文涛回应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刚刚咱们三个在商量《锵锵三人行》我们新年的大计,个人的创业计划。

  许子东:开始翻得很差呀。

  梁文道:可是你要想想看,今天我们的体制比较特别,就是一方面,我们中国大陆所有的媒体,某个程度上讲都是官半的,都是国家的,但是它又在市场上谋生,要在市场上竞争。好,媒体要在市场上竞争,比什么呢?比读者,比销售量,对不对?那又用什么来吸引读者或者观众呢?如果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或者相对开放的市场,它可能比很多东西,比如说新闻的数值、观点,各方面。可是问题是你要谈硬的新闻这些东西,我们中国恰恰是有管制,而且是比较严。所以唯一一块,大家可以自由竞争的恰恰是娱乐。

  窦文涛:好像暂时一切良好,出现副作用的比例跟世界标准,没有超过世界标准。

  许子东:说到底就是杯具。

  因为相对来说,比方说在其他的有些国家呢,它的传媒是属于社会的,政府可以管,但是你只是管得一股力量,但另商界也是管,民众也在管,什么人都在管。它是属于社会的一个东西,政府是管它的其中的一个力量。

  梁文道:网络组织。

  窦文涛:哎呦,真是。

  梁文道:这理想主义,是无偿的,做得还好,还比较谁做得好。这了不起了,网民真是共产主义者,太伟大了。

  窦文涛:我说真要管就全管,咱们干脆就闭关锁国,老死不相往来,我们美好的国家。

  梁文道:也不牵扯利益吧?

  梁文道:所以呢,为什么像Twitter这种东西,它是每一个人自己就是媒体。但是因此我们国家才需要关健词搜索。就是我没办法给每一个网民下,这很麻烦。每天给全国3亿网民发邮件,今天注意,不行就关健词管理嘛。

  许子东:有一个阶段累死我了,它不翻还好呢。

  窦文涛:不知道。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许子东:反对派。

  梁文道:没错。

  许子东:不是伊朗人,是吧?

  梁文道:我跟你说这个盗版碟,你说盗版碟从资本主义逻辑来讲,这个盗版商,他是要卖钱的,对不对?他买钱该弄好点。不,他那个字幕翻得很烂。反过来,互联网上这帮字幕组,他没赚钱,他就纯粹几个哥们,自己弄。

  窦文涛:漫画化,就是说一味追求销路点击率,话题娱乐性的这些传媒,把新闻资讯的传媒和接受变成了一个垃圾入,垃圾出,就废物处理过程。他说传媒是现代社会的主要机制,是社会化的驱动者和政治现实的诠释者和调解者。你这个传媒有这个功能,但是如果他只懂得制造动新闻一类的东西,不仅是个败坏品位,迟钝感觉的问题,而且他混淆视听,削弱判断,用一个法国法兰克福学派的学者阿多诺的话说。

  中国现在情况是这样:这些网进不来,但是我们有中国版,比如说,外国有QQ,我们有优酷,你们有Facebook,我们有开心网,我们什么都弄个中国版,但是与外面互不相通。这样慢慢慢慢,我们就会形成一个大的区域网,我们也不担心,为什么?我们3亿多网民,将来还更多,我们自己关起门来乐得很。

  梁文道:所以他们政治管制也越来越严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两个以网络管制闻名的国家,出了彼此这么一个小矛盾,这也挺好玩。

  窦文涛:这就是理想主义的价值观。

  许子东:你没办法,伟大光荣正确的敏感词万岁就这样。

  梁文道:很有名的。

  梁文道:怎么说?

  许子东:两个人同时在替你按摩。

  梁文道:可能无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