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预测加拿大28 > 全本魔法小说 >

娱乐至死的年代 搞电竞的七煌认为马东才是竞争对手

编辑:凯恩/2018-10-02 22:43

  “我们从14年开始做选手培训,采用韩国练习生模式,前两期有很多学员被电竞俱乐部招了过去,但是现在很多中国的电竞俱乐部管理存在比较多的问题,选手过去基本就废了,另一方面,现在一线的俱乐部也都开始有自己青训。”

  目前这个业务有两个方向,一块是跟各地的电竞馆合作,将自己的培训点设立在这些地方,最后跟电竞馆进行学费的分成,另一部分则是跟某个市合作,一起啊完成这个市的电竞闭环。“这个项目是就是围绕我们的培训中心去做的。” 孙博文告诉我。

  七煌的电竞培训业务从14年就开始了,在前两期是以培养职业选手为主,现在的重心则放到了教练、分析师等电竞相凤凰彩票(fh643.com)关职业方向。在教练这一块七煌已经培养了50 多位,最知名的是前Snake 战队的数据熊。

  “当时大家看的电竞节目主要来事于PLU、游戏风云等,我的感觉是,我来做会比他们做的好。”

  新形式节目和玄学造星

  “从成立公司开始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盈利,跟一些想要做出高大上赛事的公司不一样,所以之前我们会去做赛事版权售卖,现在做艺人经纪。” 孙博文告诉我,同样是做内容,今年他们就没有像去年一样有承办大型赛事的计划。

  七煌现在主要有三条业务线,其中自制节目和艺人经纪两条就是向玩家提供各式的电竞内容。

  但孙老板进这个圈子就是为了赚钱的,进入圈子之前他在汽车领域,经他手卖出去的车从凯迪拉克变成比亚迪让他这个行业有些失去了信心,正好当时国家对电子竞技的政策有所偏向,就选择了内容切入。

  这个“新东方”指的就是现在七煌的电子竞技培训业务,为想进入电子竞技圈的人提供相关的培训课程。

  在他看来,现在电子竞技这个领域能赚大钱的就是上游的厂商和直接给用户提供内容的自媒体,站在中间的执行方会很难。“可替代性太高了,上游大厂需要一个执行方可以找的人太多了,现在传统行业的人也进来了,以前这个行业没钱,找电竞相关的人便宜才找你,现在这个行业有钱就不一样了,去年全明星就是找一个国内做演唱会非常厉害的团队做的。”

  自制节目现在七煌的重点在6月将会上线的一档直播真人秀节目上,总投入是6000万,策划是七煌,负责拍摄制作的是知名的综艺团队,游戏赞助商是穿越火线。

  “所以我会觉得在电竞做内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马东这些人,我们会做那档直播节目的目的就在于此。” 他认为这档节目的成功会摆脱原来甲乙关系所带来的不安全感,七煌从电竞切入到真正的内容领域,用一个内容创业者的姿态做电竞内容跟马东在内容领域竞争,而不是一个电竞执行方在厂商面前没有话语权。

  “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要是做的游戏内容还没有他们好,真的可以去死了。”

  但七煌确实是很好的电竞赛事制作方,“赚不到大钱,但是我们还是花精力去做了。” 七煌之前做的德玛西亚杯当时的数据做到了仅次于S 系列的水准,“主要还是要一个大项目能力的背书,但一次就够了,如果我们接下来要去做赛事,可能就是跟自己的培训项目相关,做我们凤凰娱乐(fh643.com)自己的赛事了。”

  后记扯点别的

  “除了在资金上刷新了这个行业对节目制作的投入,更重要的是我们想展示一种新的,适合直播平台的节目形式。” 孙博文认为之前一些电竞泛娱乐节目还是走的电视综艺的老路子, “之前的节目是单向的,互动性不够,我们的节目你可以理解为饥饿游戏的网络直播版。”

  电竞圈不缺富二代,他告诉我这个身份让他在创业初期去跟人合作的时候很不方便,很多人都认为就是进来玩票的。

  --------------------------------------------------------------

  “另外一个问题是,传统内容行业的人跟电竞行业的人跟上游厂商谈判时,地位是不一样的,你想想如果马东要去跟上游厂商合作一个电竞节目,他们会选谁?”

  七煌现在找来的两位央视的编导也是未来迎接更多的传统内容行业的人向互联网进军,将自己的内容团队向更加专业的方向发展,逐步构建自己的内容生产壁垒。

  今天要说的是七煌,他们跟Imbatv、英众、T-REX在业务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相似,但又不太一样。按照其创始人孙博文的说法,“七煌的定位可以是互联网领域的灿星,或者新东方?都是可以的,电子竞技只是一个切入点。”

  在未来跟这个市合作的项目中,七煌希望它能成为一个试点,他们培养的选手、教练等从业人员,在这里组建俱乐部,也按照韩国俱乐部的运行模式进行管理。“如果能出成绩,其它城市应该会马上跟进,就变成了件可规模化的事情。”

  这就是目前中国电子竞技的现状,上海特锦赛和QG判负等怪事情层出不穷,但玩家们在游戏直播平台的消费并没有收到太大影响,因为给玩家们提供内容的人越来越多了,比赛只是其中之一。

  孙博文肯定也是希望自家艺人跟着节目一起被更多人接受的,比如之前的《七黄五狼黑》,参与的艺人和节目都非凤凰娱乐(fh643.com)常热。在艺人经纪造星这一块孙博文给我的回答跟之前采访陈安妮非常相似,“我们会去培养的艺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准,主要看有没有星象,至于什么是星象就有点玄学了。”关于针对不同艺人设计不同的点去包装,为其定做节目这些流水线是基础设施,每个经纪公司都会有,但是能跑出什么样的产品来还是看人。

  另外这些培训也是为七煌做人才储备,他们从央视请来了两位编导专门为那些想做电竞节目的人在其总部做专业的培训,表现好的就直接作为其内容团队的补充。

  这个有些玄学的看星像由他们的星探团队负责,目前是孙博文牵头,共有5人。七煌旗签了不少退役选手,现在都活跃比赛解说台,或者直播平台,在美女直播这一块他们的包装来的更加直接,有很强的标签属性,“球王就是贝拉了,针针就是看腿的。”

  电竞“新东方”

  娱乐至死的年代,在电子竞技领域,除了可能再也看不到的中国队夺冠,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比刷一个火箭来得畅快,如果有,那就刷两个。

  跟孙老板的采访其实从去年年末就开始约了,结果一直约到了上周,我才见到这位土豪老板。

  竞争对手是马东

  “那关于以后马东们的竞争呢?” 我问道。